(1 / 2)

颐和山庄。

这是燕京郊区的一个山庄,是王阿猛父亲旗下的产业。

曾经,颐和山庄是一个高端的私人山庄,主要用于王阿猛的父亲社交。

后来,上面出了一系列政策,王阿猛的父亲有着很强的政治敏锐性,直接将山庄的私人属性去掉,改成旅游度假型山庄,对外开放。

但2020年10月1日这一天,颐和山庄停止对外开放。

因为,秦风要在这里举办婚礼。

婚礼的典礼与普通人结婚时一样,在十一点三十分进行。

与普通人结婚不同的是,这场婚礼取消了迎亲等环节,只有典礼。

尽管婚礼是十一点三十分进行,但早上八点钟的时候,便有客人已经出现在了山庄里。

甚至,其中很多客人昨晚就住在山庄里,等着今天参加婚礼。

他们之中有那些追随秦风的大院子弟,也有三戒、天鹰、姬霸、夏羽这样的武学世家传人。

“王胖子,我怎么感觉今天婚礼要出事啊?”

三戒用过早餐后,砸开了王阿猛的房间门,冲着迷迷糊糊的王阿猛喊道。

昨晚,王阿猛带着众人去嗨了一番,一直到凌晨三点。

其中,最嗨的当属三戒。

他再次领略了繁华都市的魅力。

如果不是秦风今天结婚,三戒都准备嗨一个通宵。

“我去,和尚,你也没睡醒吗?

疯子现在武力值全球第一,谁敢来闹事啊?”

王阿猛本来充满困意,听到三戒的话瞬间清醒了,没好气地反问道。

“胖子,你难道没有听过一句话——这世上最可怕的不是敌人,而是女人。

古人云,唯有女人小仁难养也。

现代人也说,三个女人一台戏……”三戒滔滔不绝,吐沫星子横飞。

“打住,打住,和尚,讲重点。”

王阿猛听不下去了,直接打断。

你一个和尚跟我谈女人?

这不是关公面前耍大刀吗?

“胖子,我刚刚听说,今天的伴娘是张欣然、陈静、苏妙依、洛青珂。

而据我所知,她们都是秦风的菜,你觉得不会出事?”

三戒一脸八卦地说道。

“不喝酒问题不大,喝了酒不当伴娘也出事。”

王阿猛说道。

“为何?”

三戒摸了摸光亮的脑袋瓜子,请教道。

“酒后容易放纵,你心里没点b数?

昨天,你都浪成什么样子了?

姐姐长、妹妹短的,恨不得将你那光头塞进妹子的裙子里!”

王阿猛原本一本正经地给三戒传授经验,但想到昨晚的情形,忍不住乐了。

“胖子,信不信我将你丢到楼下去?”

三戒脸挂不住了,故意凶神恶煞地威胁。

“佛爷饶命!”

王阿猛哈哈一笑,然后开始穿衣服,准备与三戒一同下楼,去找其他人,看看有什么能帮忙的。

十点钟的时候,婚礼已准备就绪,除了秦风的朋友之外,秦家和李家人也开始陆续抵达了。

其中,秦卫政和秦卫芳一家人是同时抵达的。

“大哥,到底怎么回事啊?

老爷子不但亲自带着小风去提亲,而且还要亲自为他主持婚礼?”

秦卫芳忍不住冲秦卫政问道。

十天前,秦建国带着秦风去李家大院提亲,这事传遍了整个燕京乃至华夏权贵层,秦卫芳自然知情。

甚至,当时的她就给秦卫政打了一个电话,询问其中缘由,结果秦卫政直接气呼呼地挂断了电话。

此刻,再次听到秦卫芳的询问,秦卫政黑着脸,“妹妹,我也想知道答案,你能告诉我吗?”

秦卫芳一阵语塞。

“妈,秦风哥哥如今是全球正义联盟和武学联盟的会长,全球特种部队联军的上~将,华武组织的新主~任。

而且据我所知,各国大人物得知他要举办婚礼,都主动询问能否参加,都被他回绝了。”

就秦卫芳尴尬不知如何回应的时候,秦卫芳的女儿叶倩突然开口说道。

“小倩,有些话不能乱说。”

秦卫政身后,秦智突然面色难看地呵斥道。

因为曾经被秦风教训的经历,他心中一直记恨秦风,一点也不希望秦风好。

当得知秦风成为世界联合部队的上~将时,他郁闷了很长一段时间,然后安慰自己,秦风那是国外的身份,而且不受秦建国待见,没什么了不起的。

后来,得知秦风的死讯传出之后,他非但没有难过,反而有些幸灾乐祸,认为秦风那是咎由自取。

然而——半年之后,秦风重现,而且登上了全球武道之巅,成为了华夏乃至全球武学界的旗帜,甚至就连秦建国都亲自带着秦风去李家提亲,这让秦智震惊的同时,心中的那份郁闷翻了成千上万倍。

在这样一种情形下,他听到叶倩当着自己的面提及秦风的身份,心中顿时就不爽了。

“秦智哥,我没有乱说。”

叶倩回道。

“那你告诉我,你怎么知道各国的大人物主动要参加他的婚礼,被他回绝了?”

秦智冷声问道。

“雪雁姐姐说的啊。”

叶倩正色道:“我那天和雪雁姐姐吃饭,问雪雁姐姐,是不是国外很多大人物要来参加婚礼。

她跟我说,无论是国~内的,还是国外的那些大人物,都主动想参加她和秦风哥哥的婚礼,但被秦风哥哥拒绝了。”

“李雪雁说的,你就信?”

这一次,不等秦智开口,他的妻子华琳一脸不悦地说道。

“好了,小倩,闭嘴。”

华琳的话音落下,秦卫芳直接开口阻止叶倩继续开口,然后一边走一边对秦卫政道:“大哥,老爷子的性格和行事风格,我们都了解。

我认为,如果仅仅是秦风所取得的成就,他不会主动去带着秦风去提亲,而且要亲自为秦风主持婚礼。

退一万步讲,哪怕老爷子愿意妥协,以秦风那小子的性子,也绝对不会同意的——这里面一定有我们不为人知的内幕!”

“这重要吗?”

秦卫政面色难看地回了一句,然后加快脚步。

以他的智商、情商,自然猜到了这其中肯定有内幕,但正如他刚才所说,这些都不重要了。

重要的是,秦建国接纳、认可了秦风,而秦风自己又站在了神坛之上。

在这样一种情形下,无论是他,还是他的儿子,都有可能失去秦家接班人的资格。

这对他们这个小家而言,无异于煮熟的鸭子飞了!十分钟后,秦卫政和秦卫芳两家人来到举办典礼的宴会厅。

秦卫国、周玲夫妇站在宴会厅门口,负责接待。

“哥,嫂子,小妹,妹夫,你们来了。”

秦卫国主动迎上,向秦卫政、秦卫芳两家打招呼。

“卫国,小玲,恭喜。”

秦卫政口是心非地道贺。

虽然他知道自己很有可能失去当秦家接班人的机会,但事已至此,他自然不会再在秦卫国、周玲夫妇面前,摆长兄和未来接班人的架子。

而秦卫政的妻子,则是一声不吭。

“哥,嫂子,恭喜!”

秦卫芳和其丈夫同样道贺,但与秦卫政不同,是发自内心,而且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。

一直以来,秦卫芳都不希望秦家四分五裂,不止一次提议要去劝说秦建国,让秦卫国、周玲和秦风一家回归秦家,但每次都被秦卫政怒斥,最后只能不了了之。

“卫国,小玲,我们先进去了。”

话音落下,秦卫政的余光看到李家人成群结队地朝这边走来,又说了一句,然后直接进入了宴会厅。

秦卫芳本来还有很多话想对秦卫国、周玲夫妇说,但听到秦卫政这么一说,只好跟着进门。

“卫国兄,周玲嫂子,那天提亲,我们没喝好,今天得多喝几杯!”

“就是,今天是小风和雪雁大婚的日子,值得多喝!”

很快的,李家人来到了宴会厅门口,表现得那叫一个热情。

这一刻,他们浑然忘记了,当初秦风带着秦卫国、周玲夫妇买的礼服,去给李渊广祝寿时,他们要将秦风从李家大院轰走,甚至说了很多难听话的事情了。

这一刻,他们都知道,如今的秦风对于秦家乃至整个华夏意味着什么,故而不懈余力地想和秦卫国、周玲夫妇搞好关系。

不止是他们,这一天,几乎所有到来的长辈,都对秦卫国、周玲夫妇表现出了超乎寻常的热情。

这份热情,哪怕他们这个小家没有离开秦家时,也未曾有过!十一点,距离婚礼典礼还有三十分钟,但所有客人全部到场了。

十一点二十分,秦建国与李渊广两人步入宴会厅,全场几乎所有人起立,鼓掌欢迎。

唯有两人例外。

伊丽妮卡和伊莲娜。

虽然她们都知道,秦风不知因为什么和秦建国冰释前嫌了,但她们都对秦建国曾经对秦风所做的一切感到不满,故而此刻都没有给秦建国面子。

在一片热烈的掌声中,秦建国与李源广走向宴会厅最前方,然后一同来到伊丽妮卡的身前。

虽然伊丽妮卡对秦建国心存不满,但出于礼节,还是微笑着站了起来。

“伊丽妮卡女王,欢迎你来参加小风的婚礼,这位是小风妻子的爷爷,李渊广先生。”

秦建国微笑着,主动向伊丽妮卡打招呼,并且介绍了李源广。

他很清楚,其他那些大人物想参加这场婚礼,除了因为秦风为华夏立下了巨大功劳之外,也因为伊丽妮卡的到来。

伊丽妮卡现在是英国的女王,而且是近几十年最具权势的一位女王,身份十分显赫。

“秦先生、李先生,能够参加秦风先生的婚礼,是我的荣幸。”

伊丽妮卡微笑着回应。

听到伊丽妮卡的回应,秦建国和李源广并未感到惊讶。

因为,他们也知道,许多境外的大人物想来参加这场婚礼,但都被秦风拒绝了。

十一点二十九分,宴会厅的灯光变得黯淡,全场众人停止了交谈,一片安静。

随后,宴会厅的安静被一阵脚步声打破。

二十名炎黄殿的孩子,飞快地来到宴会厅,极有默契地站在红毯长廊的花篮旁。

唰!当二十名孩子站好之后,一道灯光亮起,照射在宴会厅的入口处。

李雪雁出现在宴会厅门口,挽着父亲的胳膊,走向距离门口不远临时搭建的亭子。

今天的她,穿着一件红色的旗袍,勾勒出了近乎完美的身材,一头飘逸的长发盘起,头上戴着发钗,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,美得像是从画中走出的仙子。

她挽着父亲李金堂的胳膊,面带微笑地走着,优雅、端庄,大气、高贵的气息,扑面而来。

凤仪之姿。

看到这一幕,不少人心中涌现出了这四个字。

凤仪,蛇灵,鹤贤。

这三种女人是这世上最优秀的三类女人。

其中,以凤仪为最,也最为难得。

因为,能够被称为凤的女人,姿色连基本面都算不上,智慧、能力和格局,才是关键,而后者最为难得。

李雪雁年纪轻轻,便成为华夏乃至全球商界年轻一代的领军人物,能力和智慧毋庸置疑。

然而——仅仅凭借这一点,在场的伊丽妮卡和伊莲娜都不逊色于李雪雁。

在一些知情人来看,李雪雁真正难能可贵的是她的格局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